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东方朔滴红色空间

世界是你们滴,也是我们滴,归根结底还是这帮龟孙子滴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离婚阴谋  

2015-11-18 19:03:05|  分类: 情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丈夫张三有了外遇,那个女的叫小洁,比大翠小十二岁,人长得又漂亮。没办法大翠就和张三离了婚。
大翠是一个很有素质的女人。离婚那天,大翠也没和张三大吵大闹,要是换个女人早就弄得满城风雨了。大翠很平静的和他商量着就把离婚协议写好了,大翠的举动让张三佩服的五体投地,他看也没看离婚协议书,就在上面签了字,他做的事情理亏呀。他们就这样悄悄的离了婚,大翠带着孩子回到了父亲那里,她很平静的告诉父亲,她离婚了。父亲问大翠为什么不把房子要上,大翠淡淡的一笑说,那是身外之物,生不带来,死不带走。
大翠从家里搬出之后,张三没用两个月的时间就结婚了,小洁追得他紧,没办法,小洁的肚子里已经有了他的骨肉。其实这个小洁不是别人,正是大翠的同父异母的妹妹,也是张三的小姨子。他们偷偷的交往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了,平时,姐夫小姨子总爱开一些玩笑,大翠有时也骂张三不正经,而小洁呢确实的喜欢她这个姐夫。
那次大翠出差,小洁过来帮他家照顾孩子,没想到那天晚上,张三喝多了,回来就和小洁动手动脚,小洁也半推半就依了张三。张三轻易的得到了小姨子,高兴的不得了。那次大翠说是要出差,张三就把小洁叫了过来,没想到大翠杀了个回马枪,捉奸在床,他们让大翠捉了个正着。大翠什么也没说,晚上就和张三,小洁摊了牌,大翠告诉小洁家丑不能外扬,就这样大翠把张三让给了妹妹小洁,并发誓与小洁老死不相往来。大翠的母亲早亡,继母也在前年去世了,父亲有病在病床上。
他们结婚那天,大翠的父亲在病床上气得背过了气,他骂着,这是哪辈子造下的孽,为什么两个女儿都要嫁给这个张三呢?大翠不软不硬的甩给父亲一句话,那还不是你与那妖精的孩子。一气之下,父亲与小女儿断绝了往来,家中所有的房产,也就落在了大翠的名下。没多久,大翠的父亲去世了,张三和小洁回来给父亲打理丧事,被大翠哄了出去,人们都说大翠做得对,又都说,善有善报的,恶有恶报。
这天,大翠打发孩子睡着之后,就听到屋子里有点响动,起初她没感觉怎么回事,可是那声音越来越大了,像是一个女人的哭泣。她把屋子里所有的灯全部打开了,可是还是有女人哭泣的声音,她壮着胆子寻声而去,原来是厨房的水笼头坏了,声音是由那里发出来的,大翠关了总阀门后,没有那声音了。她又重新上了床,刚要合眼她就看到眼前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,细看那女人是三前年去世的继母,她还像活着的时候地么端庄,只是笑得永远的那么阴险,她冲大翠说,大翠,小洁毕竟是你的妹妹,你怎么这么狠心呢?我们都已经死了,这世界上你们是最亲的人了,你为什么要害她,你做的事情以为我不知道吗?
我做什么事情,你别血口喷人我没有害她!
你别狡辩了,我不想听,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违。你一直在恨着我,为了你死去的母亲。说着她的继母上来就要往死掐她。大翠害怕极了拼命的推着那手,但是推不开,她继母狰狞的面孔很是可怕,她几乎是爬在了大翠的身上了,恶狠狠的告诉她,你要是不放过小洁,我总有一天就掐死你!大翠一下子推开了那手,她醒了,原来是一场梦,她摸了摸脖子,凉凉的真像是有一双手掐过她。从那天起她天天的做梦,以至于她不敢再睡觉了,一个多月下来,她憔悴的不成样子,没办法,她只能给张三打电话,告诉他,她要收回她的房子,因为在这里她总是做噩梦。
当初买房子的时候,户主写得是大翠,在离婚协议上,也写着房子暂时由张三居住,大翠随时都可以收回房子。不管小洁怎么折腾最后张三还是带着小洁搬了出去,小洁那个哭呀,她现在真的是一无所有了,只有一个挣钱不多的张三是他唯一的财产。
大翠将父亲留下的房子租了出去,自己又搬回原来的住所。
那天是大翠父亲的百天,大翠去给他烧纸,也顺便给母亲烧了点纸。她坐在墓边前哭着母亲,她告诉母亲他已经惩罚了那个妖精留下的孩子,愿母亲在天有灵,可以安息了。原来三十前年,大翠的父亲是位厂长,他利用手中的权术勾引小洁的母亲,那时小洁的母亲还是姑娘,经不住大翠父亲的物质上的诱惑,很快就失身于大翠父亲,而且有了孩子。她要和大翠的父亲结婚,大翠的父亲不同意。她狠狠的说,你要是不离婚我就告你强奸我,肚子里还有你的骨肉,大翠的父亲无奈之下和妻子离了婚,他的妻子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,离婚一年后忧郁而死。那时,大翠已经七岁了,母亲临死的时候,拉着大翠的手说,翠啊,你要是娘的孩子就记得给娘报仇,娘咽不下这口气啊。大翠年少,不明白许多事理,但她知道娘是由继母气死的,母亲的去世,对于大翠的打击太大了。那次,大翠哄小洁时,不小心让小洁摔了一个大跟头,正巧地上有一块石头磕破了小洁的头,当时大翠吓坏了,继母赶来,抽了大翠一巴掌,那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打大翠,晚上父亲骂着大翠,大翠吓得哭了,童年的事情在大翠的心里留下了抹不去的阴影。那时他开始恨继母,认为她是天底下最恶毒的女人。仇恨的种子在她心里埋了下来。大翠与继母相处的不太好,继母有错,但她的人性还不是太坏,进了这个家门没有骂过大翠一句,反而是有好吃的总是先让着大翠,即使这样大翠也是认为继母是猫哭耗子假慈悲。
从母亲的坟上回来,大翠像是了去了一桩心事。晚上,吃过饭,大翠累了,早早就休息了,她一合上眼就睡着了,梦里似乎看到了母亲,母亲在那片坟地里孤独的站着抹着眼泪,大翠好不心疼,她也跟着母亲流泪。等她睁开眼睛时,枕头已经湿了一大片。她翻了个身又合上了眼睛,谁知道她刚合上眼睛,就有一双骷髅手从枕头下面伸了出来,那双手干干的紧紧的掐住了她的脖子,大翠想喊却喊不出来,那双手越掐越有力,她挣扎着,但她跟本就挣扎不过那双手的力气,后来她索性不动了,任那双手掐着她,幻觉中她看到了继母,她披头散发的在大翠的眼前晃来晃去,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,大翠拼命的喊了一声,那声音相当的凄厉,她嗖的一下子坐了起来。这一坐不要紧,她看到对面的墙壁上那挂钟像一幅骷髅人头,她吓得打开了灯,一开灯墙上的钟表还在走着,已经是午夜一点多了。大翠再也不敢睡了,她斜靠在床上,迷迷糊糊中她看到墙上的骷髅头伸出了血长的舌头,向她的脸上舔来,她躲着,喊着拼命的跑着,跑着跑着,她的眼前一黑栽进了一个坑里。坑里阴气很重,凉嗖嗖的,她下意识的在四处摸着,突然,她的眼前亮起了一盏灯,她看到父亲坐在那里,母亲跪在父亲的脚下,哭泣着。父亲骂着母亲,看看你教育的孩子,变成了这么阴毒的一个人,为了财物不择手段,早知道这样我就把房子留给小洁,小洁哪儿不好,让她出这样的阴谋害小洁,她不会有好报的!听父亲这样骂着母亲,大翠也蹼通一下子跪在了父亲脚下,爸你原谅我吧,我没有想害她,只是想给我母亲报仇……你报个屁个仇,怨怨相报何时了,你看看小洁多可怜,她抬头一看,小洁满脸是血,头发散乱的的坐在那里,抱着怀里的孩子哭着。大翠的心一下子软了,她走过去想给小洁擦一下脸上的血,手,却被小洁打开了。小洁,我对不起你啊,谁知道她们这样合计着害你呢。父亲痛苦的捂着脸哭了,为了一处房子,大翠好狠心啊你!你滚回去吧,我不想看到你,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你就等着遭报应吧!父亲说完化成一缕烟不见了,那盏灯也灭了,大翠呻吟了一声,她就醒了,她的眼前是一片乱坟冈,她不知道怎么会到这里来,她看着自己只穿着件内裤,她想坐起来,却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,喊声越来越近,她吓得捂住了自己的胸。有一个叫着,大翠在那,大翠一看到这些人,就像看到了无数个骷髅人向她奔来,她吓得光着身子在街上跑着,骂着,哭着,叫着小洁……人们在后边追着她,追上后,有人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大翠穿上了,大翠穿上衣服坐在那里呜呜的哭着。
原来,昨天晚上大翠那一声凄厉的叫声就惊醒了很多邻居,大翠看到那个骷髅头伸着舌头舔她的时候,她就连哭带叫着跑下了楼。她一跑惊动了邻居,等人们起来后,只看到她的房门开着,孩子坐在床上哭着,于是有邻居就给张三打电话,没想到张三一家也是祸从天降,晚上睡觉的时候,一辆刹车失灵的拉煤车,冲进了他们租住的屋子,小洁和刚出生不久的孩子都走了,张三也受了伤,被人抬进了医院。张三接到邻居打来的电话,就回到家中,看到在床上哭着的孩子,他伤心的抱起来孩子说,这都是什么事情啊,做孽啊!
张三心里最明白了,那次大翠问张三爱她还是爱小洁,张三说当然爱大翠了。听完张三的话,大翠便把自己的家事说给了张三,也把自己想的计谋全盘说了出来,起初张三不答应,认为这是昧良心的事情,但是一想到,又有美女又有房子,在利益驱使下,张三和大翠唱双簧演了这么一出离婚的戏,将无辜的小洁拉下了水。大翠万万的想不到的事情是,这付出太大了,将自己的幸福全部搭了进去。
后来,人们经常看到一位疯女子,赤裸着上身在街上不是走就是跑,认识的人都知道,那个疯女人叫大翠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